带小孩到印度壮游,疯了吗?(完整版)

时间:2020-07-08

带小孩到印度壮游,疯了吗?(完整版)

结束帛琉五个月的壮游生活,我们一家两大两小回台湾一个礼拜办理印度签证,过着「东市买骏马 西市买鞍鞯 南市买辔头 北市买长鞭」般的密集採购生活,然后于3月1日晚上11:35搭乘廉价航空airasia出发前往印度了。

带小孩到印度壮游,疯了吗?(完整版)

带着最重要的行李,展开为期半年的印度壮游生活。 摄影者:吴成夫/小花/Bruce

事实上,这一次的印度之行,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怎幺会走上印度这条路呢?这个在自助旅行中属于九段等级难度的国家,我们两个大人要带着2岁和3岁的两个小人在这里生活?

「甚幺?你们要去印度?!」惊讶与不可置信,这是众人的反应。

有长辈告诫:「小心饮水。我朋友之前在印度上吐下泻,可是他都喝瓶装水啊~原来是洗澡时有水进入嘴吧。」

「印度骗子很多,千万别上当」、「那里医疗落后,你们记得要多带药」、「我刚从那裏回来,空气品质很差」…我们十分感谢朋友们的忠告,也谨记在心,所以,几乎是带着恐惧前往印度的。

但是,既然这幺恐怖,为什幺还要去?

相较于帛琉是心想事成而来的,印度,好像是一种自我暗示。

首先,真的是因为朋友A一家三口在曙光村过得很好,所以我们才有点信心带两个小孩去印度。其次,当朋友C问我:「你们这次出门都是先进国家,为何试试印度呢?听说那裏很适合小孩」。C问了我两次,这两次之间我都很坚持不要去印度,还回她一句:「我很讨厌带小孩尝鲜」。老公小花表示没意见。

过没多久,我开始有个念头:这一次不去印度,我永远不会再去了。如果朋友A一家三口与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在那裏过日子,我应该没有理由存活不下来。更何况,只要有老公在身边,一切问题都可以一起面对解决的。

于是,我们在印度曙光村已经是第三个礼拜,然后,我老公开始思考要带着小孩在这里长住下来。是那种以年为单位的。他想要在孩子读国小前都住在这里。

这变化也太大了。原本只是3个月的全家印度壮游,变成要当曙光村的居民,在这里住上三年?!

原因且待我们日后慢慢道来。先来谈谈我们住的曙光村。

我们的印度壮游基地 曙光村

带小孩到印度壮游,疯了吗?(完整版)

曙光村的灵魂所在-大黄金球(Matrimandir 意为圣殿),供村民静心,不得有任何宗教行为。 摄影者:吴成夫/小花/Bruce

曙光村(Auroville,或译为黎明之城)是于西元1968年2月28日于南印度Bommayapalayam邦兴建而成。在这一天有五千多人出席完工典礼,其中包含来自124个国家与印度众邦的年轻人,他们将来自该国的泥土投入露天剧场中央的瓮中,象徵世界大同。

光是想像当时的场景就让人感动吧。由年轻人将自己国家的一坏土,与其他一百多个国家的泥土混合放入瓮中,置于曙光村的中心,在在揭示曙光村创始人米拉.阿法沙(Mirra Alfassa)对于曙光村的期许:

曙光村的目标是要成为一座世界之城,所有国家的民众,都能超越一切信条、政治和国家,在和平与和谐之中生活,从而让曙光村能成为一个真正实践人类世界大同的精神家园。

所以,这裏没有各式宗教建筑或仪式存在(但是有印度教的象神林立在路边,没办法,因为这裏的工人都是印度人,无法勉强)。整个城镇规划为四个功能区:文化区、国际区、工业区与居住区。在国际区中有各国的展览馆,有中国馆,独缺台湾馆,朋友A已是曙光村的新居民,当时向主办单位表示要筹备台湾馆时,对方说:台湾不是属于中国的一部分吗?所以併入中国馆或设中国分馆即可(这样是不是政治了?!)

但朋友A义正严词表示,台湾不只有中华文化,还有原住民、南岛语系与客家等独特的文化内涵,因此在超越政治的前提下,他们终于同意成立台湾馆,A刻正筹备中,我们希望有机会能帮得上忙。

截至目前为止,这里有大约两千多位居民,在这裏各司其职,奉献自己的兴趣与专长,加上每年近百万观光客的奉献金与消费,以维持整个城镇的运作。曙光村从一片荒原到现在以黄金球为中心,发展成银河式的城镇发展,加上良好的水电管道等基础设施,所以这里的用水足以放心,加上村内自己有医疗系统,所以,有人说:曙光村不是印度。

带小孩到印度壮游,疯了吗?(完整版)

曙光村是由法国设计师以银河概念进行城镇规划。摄影者:吴成夫/小花/Bruce

这里的正式居民可以从工作单位获得足够的生活费,并以他们的帐号在各商业单位消费(目标之一是要消除货币的流通)。因为讲究平等,所以每个人的所得不以学历论断(朋友B表示她是博士,但领的钱跟大学毕业的一样)。

那究竟要怎幺样让大家在这里和平又和谐地居住相处呢?首先谈教育。

物美价廉的教育环境

首先这里利用志工服务体系,提供了免费的教育与艺术相关活动。居民的小孩读幼稚园每月只要1000卢比(相当台币500元)。我们跟着朋友A去上骑马课,在evergreen马场只要缴150卢比的马儿伙食费。在red earth riding school则免费,还可以借安全帽。除此之外各式的”才艺课程”,这个让台湾父母伤透脑筋与荷包的概念,这里则是多元又低廉,包含免费的陶土课、艺术课、马戏团创作课、舞蹈课(芭雷与街舞等)、语言课、游泳池…种种都是免费或只要缴工本费。这里主要语言是英文,但妳也可以免费学习各国语言(包含印度语、梵语)。每个人在这里可以依循自己的天赋与兴趣,提供给村民或向村民学习。因此,曙光村的艺术活动质量极高。

不过,以上物美价廉的教育仅限曙光村正式居民。至于游客,有些课程可以免费,有些则要收取观光客的费用,先行叙明。

带小孩到印度壮游,疯了吗?(完整版)

骑马课,旁边拉马的驯马师都是曙光村的小孩。摄影者:吴成夫/小花/Bruce

带小孩到印度壮游,疯了吗?(完整版)

设备新颖,还有游泳池又具备印度特色的幼稚园。摄影者:吴成夫/小花/Bruce

带小孩到印度壮游,疯了吗?(完整版)

免费的陶土课,不分贫富的小孩都有机会发展艺术天赋。摄影者:吴成夫/小花/Bruce

带小孩到印度壮游,疯了吗?(完整版)

这些跳hip pop的小孩都六七岁而已,已经跳的让我们这些大人自叹弗如,重点是免费学舞。摄影者:吴成夫/小花/Bruce

全世界是我的学校,学校不是我的全世界

在这里我们也遇到在教育理念上志同道合或更为前行的家长。朋友A的小孩是台湾西班牙混血,在夏威夷出生、曾在尼泊尔的西藏幼稚园读书,现在是曙光村幼稚园的学生。德国妈妈带着她的女儿旅游数十个国家,规划当地的慈善活动,并体验当地生活,同时藉由部落格纪录她带小孩旅游的心得。

她们在脸书有个不公开的社团worldschoolers,里面有一句话很吸引我:

"The whole world is our school: school isn't our whole world!"

(全世界就是我们的学校,学校不是我们的全世界)

当台湾父母只能苦守宝岛,沸沸扬扬讨论十二年国教升学制度优劣等等,其实,对于小孩的教育还能有不同的想像,没有谁优谁劣,只是扩大讨论空间。在曙光村我们遇见世界各国让小孩自学的父母,也有带着小孩旅游的家长。我还听闻韩国开设traveling school,带着13、14岁的孩子去游历世界各国。物价昂贵的国家可能就待两个礼拜,某些国家如曙光村就待两个月,让孩子住在当地,学习并体会当地语言与文化。认同或好奇这样的教育理念的读者也可以申请加入worldschoolers,可以在里面看到八千多个父母如何实践自身的教育理念。

日本趋势大师大前研一提出「π型人」,就像希腊文π有两只脚,「π型人」指的是具备两种专长的人。而这种人具备跨界的能力,更能在未来社会找到一席之地。曙光村这样的教育方式,提供优质且低廉的环境,最能帮助孩子自由发展天赋,而不被学校僵化的形式所拘泥。

旅游至此,我们遇见许多同类父母,刺激着我们的思考,丰富着我们的旅游视野。所以我们更清楚,带小孩到印度壮游,绝非疯狂的行为,而是走出舒适圈的第一步。曙光村的甘苦生活值得期待,也将有更多丰富的体验与各位读者分享。即时的印度曙光村生活,欢迎上脸书社团”跟着小花去旅行”,可以分享我们的印度点滴喔!

备注:对曙光村有兴趣 可参看官网

德国妈妈网站:www.journeyintotrust.c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