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线电视山雨欲来 恐掀另一场断讯风暴

时间:2020-07-16

有线电视山雨欲来 恐掀另一场断讯风暴

Eleven Sports 从部分系统台下架,开了频道断讯第一枪,业界传出 6 月断讯风暴正酝酿中,缺少立竿见影手段的 NCC,恶梦重来,盼在下半年修法建立裁决机制,用行政方法快速处理谈判卡关的状况。

6 月 1 日起,新北、桃园及高雄约 23.6 万用户一夜之间就看不到转播中华职棒统一狮、桃猿赛事的运动频道 Eleven Sports,因该频道与大丰有线、台湾数位宽频及新高雄等 3 家系统业者授权争议未达共识。

价格谈不拢 大规模断讯风暴酝酿中

「这恐怕只是第一枪」,产业界近期密切交换意见,讨论 Eleven Sports 只是开头,可能还有另一场大规模的频道断讯风暴正酝酿中,就连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代理主委陈耀祥也透露:「其实我们也很担忧…」。

台湾有线电视产业生态是由上游频道生产内容,透过中游频道代理商向系统台(MSO)收取授权费,并分给频道业者,但近年来有线电视跨区经营引发低价抢客歪风,也衍生频道代理商与系统业者授权费争议,「订户数」计价方式谈不拢,成为系统业者与代理商争执焦点。

由于大丰有线拒绝给付2017 、 2018 年两年的授权费新台币数亿元,却照样播出频道授权内容,NCC 日前召集大丰、凯擘、中嘉与佳讯等相关业者数度协处,却无功而返,恐引起其他系统台「跟风」。

系统台比喻,「有人当坏学生,你也没把他怎幺样,那我干嘛乖乖付?」不排除市场会掀起「趁乱砍价」的骨牌效应,例如在中南部有 50 万户的台数科已通知频道代理商,要求今年授权费要打 8 折;部分代理商则「扬言」,若不解决欠费问题就断讯,预估 6 月恐还有 2 至 3 波的断讯,消费者权益完全被漠视。

NCC 拟修法引进行政裁决机制 产学界表达疑虑

大规模断讯恐上演,NCC 代理主委陈耀祥表示,为解决长久以来有线电视产业的授权争议,NCC 已在研议参考加拿大的行政裁决机制,预计下半年推出「有线广播电视法」修法草案,由 NCC 组成仲裁会议用行政方法快速处理谈判卡关的状况。

据东吴大学法律研究所兼任教授庄春发投书媒体的文章指出,加拿大对于频道商与系统商价格争议的处理方式,是由主管机关 CRTC(加拿大广播电视及通讯委员会)负责;利用经济学一般均衡理论的「摸索过程」为基础,让频道的买卖双方进行喊价,经过 3 个回合的调整,藉此让双方频道的价格接近市场的均衡价格,最后 CRTC 以公权力裁决频道的最终价格。

NCC 掀开压力锅 学界盼重视市场机制

换言之,加拿大的 CRTC 对市场频道价格的决定是直接介入而且是最终决定者。如果 NCC 引进这个机制,可望一举终结年年上演的授权争议,但恐怕也会两面不讨好,系统台业者私下议论,「NCC 凭什幺决定价格?」频道业者则说,「每一个授权费争议的案例都不太一样,牵涉频道性质、营运成本,很难一概而论,断讯不是筹码,是基本的商业策略,去帮当事人做决定,是自以为的正义」。

期待 NCC 别再踩着「不准断讯」底线的台艺大广电系教授赖祥蔚认为,市场不可能没争议,期待 NCC「勇敢掀开压力锅」,设法促进市场竞争,让频道商拿到该拿到的钱,迅速调整产业体质,否则眼看有线电视产业要「沉船」,频道商搞不好乾脆跳船。

对加拿大 CRTC 制度颇有研究的庄春发也说,他倾向相信「市场的供给与需求」可达到均衡价格,应该让频道的上下游自己决定,加上现在又不是老三台时代,消费者选择众多,消费者不见得非某个频道不可。

前 NCC 委员、世新大学教授何吉森则表示,「有时不作为也是一种作为」,以去年民视与 TBC 断讯风波为例,应透过不断沟通调处,让市场自行找到出路,效率虽慢,但 NCC 既是独立机关,就应抱持着不轻易介入市场的态度,避免以威权过度臆测或吓阻,破坏市场秩序。

对此,陈耀祥表示,裁决是由双方提出,不是主管机关强制去裁决,NCC 将透过个案处理建立公信力及权威。

频道商系统台互咬 挡不住市场变化

也有产业界人士坦言「治乱世,用重典」,系统台与频道商一天到晚吵来吵去,以消费者当筹码「假断讯、真威胁」,搞不好能因此导正市场。

每逢系统台、频道商授权争议,剧本大概不脱频道业者叫屈,「想投资内容吸引收视,系统台却不愿意提高分润」,系统台业者也反控,过去频道商 7 成靠广告收入,现在网路兴起,电视广告衰退,「频道商就反咬系统业者说我亏待你」,尤其有线电视产业现在也面临杀价竞争,更有境外 OTT 大军来袭、MOD 开放自组频道等强劲压力。

谁对谁错难以评判,但「市场变了」、「数位汇流让大环境不一样了」,都已是不争事实,产业界人士也认为,有线电视自身伙伴不该再争吵不休,而是该思考如何共同把饼做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