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AZE 读册生活创办人张天立:服贸十大关键思考,您看清多

时间:2020-06-09

TAAZE 读册生活创办人张天立:服贸十大关键思考,您看清多

自从去年马王政争(其实本质上是马英九想扫除心目中造成服贸通过障碍的王金平,因为王也认为应该逐条审议)、衍生出违法监听以及洩密(黄世铭已经因洩密被判刑而辞总长职)、到几天前爆发的太阳花学运佔据立法院,我持续留意媒体政论节目上各方的论点。但有几个重要关键,似乎没有被提出来讨论,因此提笔为文,希望能抛砖引玉,甚至能形成社会的共识。

第一个关键:真正的民主是什幺?

在我们所谓的民主社会里,可不可以容许「牺牲某些人来成就另一些人」这样的政策,牺牲某些产业(例如广义的出版产业)来成就其他(例如金融产业的西进商机),牺牲中小企业(因为财力不足无法对抗大陆资本)来成就大型企业?如果说台湾是以中小企业为经济主体(就业人口数来看更是如此),牺牲掉的是大半个台湾辛苦工作的人民。

您或许觉得,这种思维很类似大埔拆迁案及文林苑的王家争议,但其实二者大不相同。文林苑的建地是连在一块而不得不整体规划,但是服贸议题里各个产业却是各自独立,为什幺非得「谁牺牲谁」不可?(文林苑案与大埔案其实也都有民主解药,未来再专文详述)

服贸非常启人疑窦的大问题是,为什幺马政府在一开始就坚持必须包裹立法,必须一次全过不能修改条文?服贸涉及的产业高达一千种,是不是大陆官方强制规定哪些产业必须纳入而马政府被迫接受,甚至到了协议签约前都不能与任何业者商量的地步?这是正常民主政府该有的作为吗?这不仅仅是程序正义问题或是黑箱作业问题而已,更要问是不是涉及被中共政权压迫的问题?

相信你对真民主的认知应该跟我一样!

第二个关键:政府真的有专业能力了解每个产业的状况,来思考服贸的冲击吗?

这几年马政府的施政无能,已经是全国甚至全世界所共睹,这批从来没有做过生意的政府高官(有人说像书呆子政府)来「规划」服贸,然后告诉我们未来会有多美好,甚至威胁如果没有服贸台湾就追不上韩国等等,实在让大多数的民众更加反感。 更实际一点,请问去谈判的政府官员有没有经营过出版业、印刷业、出版通路业?他们凭什幺说他们了解知道服贸对泛出版产业的影响有多大?

3/22 在电视节目上,国民党蔡正元委员自称他是(服贸)专家,大言不惭令人摇头叹息!我创办经营过博客来、现在创办读册生活,算来已经十八年,还不敢自称是出版业专家,这些人真的是官大学问大吗?在这幺短暂的谈判时间内,就把这幺多的产业纳入服贸,事先也完全没有谘商专家业者,这不是刚愎自用吗?

第三个关键:政府事后态度高傲,根本无意与产业及社会大众沟通!

沟通不是单单只想说服对方,而是诚意倾听与愿意改变!我两度参与立法院公听会去做产业报告,行政院官员根本不想听也不想改变,很清楚表达行政院的心态就是「爷们态度」,反正执政党在立法院过半席席次,不管业者或在野党怎幺理性的表达质疑,最后服贸投票就是会过,逐条审议也一样会过,只是担心拖久怕马总统怪罪甚至大陆不高兴!真是无奈啊,执政党一时的多数竟然可以变成这样傲慢,甚至到「不知感恩」的地步!

大家应该明白,服贸争议之所以后来在立法院能举办公听会,完全是在野党努力抗争的结果,但是行政院也在公听会上找一些「假」专家学者,行礼如仪地宣示未来如果大陆市场会有多美好的大饼,完全没有谈及受害产业与中小企业怎幺办…… 鸡同鸭讲,令人无奈至极!

去年六月底服贸问题爆发至今,行政院经济部或经建会没有人来找我谈,或试图了解出版业或网路通路的状况。更进一步,虽然出版业主管机关上下都对泛出版产业将受严重冲击而反对服贸(关于印刷与出版通路的部分),但是他们说经济部根本不听、马总统根本不会改变。

第四个关键:马总统与国民党的独裁本质一定要改变!

更令人遗憾的是,国民党内也完全没有真正反对质疑的力量,党主席掌握近乎党内独裁的权力,用团结的藉口,处处拿出党纪处分来威胁党内同志听从,让人民选出来的国民党立委噤若寒蝉,这与对岸的共产党有何不同?

台湾号称民主已经二十多年,如果某些政党体质是独裁专权,那幺台湾怎幺可能真正民主?最近王金平的党籍官司胜诉,更凸显出国民党独裁决策的荒谬。这次学运后来号召民众包围到各地国民党部静坐,试图引发国民党公职官员的积极回应,这也是要凸显出国民党已经退步成独裁性执政党的无奈!

不知道有谁(在野党吗)能够去找大法官释宪,要求未来任何政党(民进党也一样)都不可以对民选的代议士(包括不分区立委)执行党纪处分,这样才能落实代议士为民喉舌的真正民主。

第五个关键:目前立法院的逐条审议也没有用! 退回重新来才是正确作法!

如果马英九没有真心为国家人民着想,只是担心大陆官方态度与是否驾驭得了国民党立委,他还是有很大的机会全数过关。为什幺立法院里的学生主张要退回重来,是因为过去服贸谈判的程序完全错误,没有纳入各个产业的专业意见,现在要把这幺複杂的产业问题拿给立法委员来审,除非每个立委都是一夜专家,否则怎幺可能短时间内会审出美好的服贸条文。

换个说法,马英九与江宜桦不问产业细节,草率与对岸签了一个所谓服贸协议,然后就高分贝高压力地丢给立法院要求快速通过,为了成就他以为的历史定位,没有通过就是立法院效率不彰,现在发生学运就是王金平领导无方,这真的是导果为因!从这个观点,我完全赞成学生的主张,退回行政院重启谈判!

换个比喻,一开始就不是依照消费者需要而草率设计的劣质品,现在强力要求通路开卖,而且必须卖得好,也不准其他可能更好的产品上架销售,这样的厂商太强势了吧?正确的做法,当然是退回给厂商(行政院),请他们确实了解消费者的需求,重新设计,製造到完美才到通路(立法院)来给民众(民意)评断看看,怎可製造假民意(要胁国民党立委)一定要说好?!愚蠢至极,完全不会以客为尊来做生意!

第六个关键:国家安全与民众安全必须优先!

服贸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些产业的大企业西进商机、其他产业及中小企业的生存危机,也是国家安全问题(例如泛出版产业被思想控制与第二类电信产业资讯保密问题),这让更多民众担忧。如果没有国家安全,被「人控制中」来赚钱又有何意义?企业与个人安全也是令人担忧。若服贸通过,读册生活或博客来被对方以文化箝制的立场发动网路攻击,我们该怎幺办?我们的政府有没有能力保护我们?

第七个关键:服贸争议让台湾有机会抛开蓝绿包袱,真正讨论议题优劣是非!

如果国民党还想便宜行事,试图把服贸争议转化成蓝绿争议,那真是太低估学生与民众的智慧。大块文化的郝明义先生原本是正蓝,就因服贸的荒密谬分而辞去总统府资政的身分,大力鼓吹民众要认清楚现在这个服贸的危险,其他很多深蓝的知识份子也是一样。

如果有机会调查在立法院场内场外的学生与民众,原本家里的背景是蓝还是绿,我猜测应该人数很接近! 也就是说,我们的下一代已经融为一体,请媒体与政治人物不要动辄就乱套蓝绿,未来台湾应该只有议题是非,而没有蓝绿包袱!

台湾过去因为陈水扁而蓝绿分裂,现在因为马英九而蓝绿结合。

第八个关键:良善完整的法律才是真正民主的基础!

果然如大家所料,马总统在中外记者会上又再提法治是民主的基础,俨然他就是正义化身,反对学生佔据立法院就是不对等等。他真是书呆子,难道还不知道怎幺真诚回应学生与民众的诉求,到现在还是冥顽不改,怪不得以前他曾讲过「恶法亦法」这种高高在上威权思想的话。如果照他的逻辑讲下去,那幺一百多年前革命党人试图推翻满清的「法治」也当然不对,中华民国甚至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应该存在。

更何况,黄世铭洩密案的对象不正是马英九与江宜桦吗?马总统应该已经具备犯罪事实,所以马江政府继续执政的法律正当性当然已经被全国人民质疑。马英九怎幺能够堂而皇之去指责别人违法?汗颜呀!

正确地说,如果大多数人都觉得现行或是将要制定的法律是不合道理不符人情却影响至极,而当权者却死抱法统宣称他才是合法,理当被人民唾弃! 至于还有人谈到立法院的公产毁损谁要负责赔偿,这种见树不见林枝微末节令人啼笑皆非,实在不要浪费时间回应。

第九个关键:服贸争议的整个过程对大陆政府与民间应该有正向影响!

大陆前总理温家宝曾经表达过,大陆应该进行政治改革也就是民主改革。如果我们把他的话当真来看,这是事件对大陆民主发展应该正面的启示!首先反对服贸的本质并不是讨厌大陆,而是明了大陆独裁政府的现况而不得不加以防範。其次,反对服贸的缘由是台湾的当权者一味地想由上而下式地统治,却不自知他自己的能力太有限,而被民众由下而上地反对抗争!

大陆若要发展真正的民主,就要开始逐步放弃全部都是由上而下威权指示的习惯,开始逐步学习一点一滴由下而上民主磨合的程序。台湾民主二十多年不过如此,大陆人民一边见习台湾的民主发展,但也需知民主并非一蹴可几,但愿他们也抱着相同的善念看待台湾的服贸争议!

第十个关键:民众最在意的是领导者的真心!

这事很主观也很客观,很抽象却也很具体:请问你觉得这些学生与民众真正爱台湾吗?请问你觉得马英九爱台湾吗? 还是爱自己更多? 这个答案大概已经把事情定出高下了……。

不过很奇怪的是,我总觉得大陆的习近平总书记虽然继承了专制体制的法统,但是他的真心好像比马英九强多了。也许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不知不觉谈了十个关键,再去对照立法院学生的诉求,「退回服贸」以及「制定两岸关係的监督条例」,就变得非常合理,应该会是目前大多数人民的共识;当然,也会有许多人想进一步要求马江提前下台,但是如何改变现状僵局,也应该需要好方法,让我们好好想看看。

身为父母,看到年轻一辈的学子走出教室,为台湾与自己的未来挺身而出、显现热情,身在同一条船上,我谢谢你们,我们正在做对的事!

(图片来源:Christy Fu, CC Licensed)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