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线电视断讯烽火连天 NCC和事佬难为

时间:2020-07-16

(中央社
虽专家认为,NCC应增加仲裁制度,但也有人忧心NCC介入过深恐造成市场波动。
要维持有线电视複杂产业结构秩序,NCC左右难为。
有线电视市场遍地烽火,频道、频道代理商与系统商是电视产业的上中下游,但近年来,年年上演因授权金乔不拢的断讯事件。
去年底民视因授权金谈不拢,遭台湾宽频(TBC)下架;今年6月,体育频道ElevenSports宣布从新北市大丰有线与新高雄有线下架。
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将在15日下午再度进行有线电视系统业者北都与频道代理商大享、优视与浩鸣三家代理商调处外,年代集团董事长练台生旗下的频道代理商佳讯、东昱与TBC的授权争议,NCC也已受理调处,练台生并且同意授权展延到明年初。
防止断讯潮俨然成为NCC目前的重要任务,以正在进行北都、全国的案件为例,从今年6月起,NCC已经进行了3次调处,以及开过6次的协调会。
知情人士告诉中央社
」在这一波的攻防之中,「授权费」的计算方式一直是业者间无法达成共识的癥结。
频道代理商提出的授权费计算方式MG10(即以经营区内的行政户数为基数,再乘以10%,做为版权收费的价格),然而系统业者却认为,只以行政区用户数作为频道授权的计算基础过高,对跨区业者不公平。
频道代理商的业务包括与系统商谈判频道可否上架、授权费的价格、以及定频等。
曾担任NCC委员的世新大学副教授何吉森接受中央社採访时表示,频道代理机制确实可以在频道与有线电视业者之间创造折冲的环境,降低双方协商的成本。
但部分学者也认为,很多频道代理商兼营系统,可能会挟其频道代理的优势,对其他系统商构成不公平的竞争。
如富邦集团旗下有允诚多媒体、优视传播等频道代理商,共代理20多个频道;年代集团董事长练台生控有佳讯视听与永鑫多媒体,也有20多个频道代理。
中嘉旗下的频道代理商则有全球数位媒体,旗下10多个频道。
何吉森指出,当初NCC希望可以打破一家独占的情况,因此开放新进业者跨区经营,盼能提供更多元的节目安排,促进竞争。
不过现在看来,新业者的经营方式与既有业者一样,有线电视变成价格竞争的红海。
他说,新进系统业者要打价格战,口袋要够深,才能够以时间换取空间、站稳脚步。
但是现在新业者要冲订户数又要压低成本,只能跟频道业者要更低的授权费,酿成更多纷争。
有别于过去的断讯风波,律师方玮晨观察,过去的断讯风波是「强势的系统对上新的频道」,但这次全国与北都的情况正好相反,「新的业者碰上强而有力的频道」,他以10月初东森幼幼台与纬来育乐台下架11小时的情形为例,「同事告诉我,家里的小孩看不到东森幼幼台,非常崩溃。
」了解业界的人士表示,目前在台湾各系统台的前80个频道表几乎固定,而且每月系统业者从收视户收取约500元收视费中,就拨出约240元给前80个频道,在有稳定收入的前提下,广告影响又不大,频道业者当然愿意配合代理商断讯。
方玮晨指出,现行NCC面对这类的争议时,只能用「有线广播电视法」的规定进行调处,但是即便调处不成功,后续并没有任何的措施约束业者。
他认为,NCC目前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个是仲裁,另一个是裁决,两者各有优劣,但是考量到目前的情况,速度快、由第三方解决的仲裁制度或许是现行更为适合的制度。
不过,NCC必须有相关的配套措施,才能在仲裁时服众。
且NCC内部的人员是否能担任仲裁人,也是必须釐清的问题。
事实上,NCC委员会于日前宣布将参考国外经验研议修改「有广法」第55条,在现行的调处之外,增订仲裁机制。
但已有业者表示,修法对解决争议「缓不济急」。
何吉森则认为,要採取仲裁制度,首先NCC必须掌握产业现况与供需资料外,还必需修改相关法令,赋予仲裁的正当性,且介入过深也可能会造成市场波动。
(编辑:林孟汝)108101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