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相同,实践不同!Gogoro从换电先驱BetterPla

时间:2020-07-18

概念相同,实践不同!Gogoro从换电先驱BetterPla

先说结论:

  1. Better Place 的失败不代表电池交换的概念是错误的。
  2.  电动汽车和机车对于电能取得的基本需求并不相同。
  3. Better Place 的案例是 Gogoro 发展商业模型时借镜的重要素材。
  4. Gogoro 是否能成功,有自己必须面对的问题与挑战,不用以 Better Place 的成败来提前结论。

如果您有兴趣了解原委,或是不同意以上的结论,请您再接着往下阅读。

看到有人用 2013 年已经倒掉的以色列电动车电池交换系统 Better Place 做例子,证明电池交换概念不会成功,我觉得有必要讲讲这个故事的背景,以及 Gogoro 和 Better Place 的不同之处。

Better Place 算是电动车电池交换系统的先驱,2007 年由欧洲开始发迹,在烧掉 8.5 亿美元募集资金后,宣告倒闭并以 45 万美金出售剩余资产,Better Place 在 2012-2013 年实际营运期间一共建置了 40 多个汽车电池交换站,售出近一千辆由雷诺製造的可电池交换的电动汽车。

如果要归纳 Better Place 失败的几个原因,大体上可分为资源浪费、业务策略不明确以及产品和使用体验不够完善。前面两个原因我们暂且不讨论,在这里仅研究 Better Place 到底是因为「换电」的概念没可能,还是有别的可克服但未考量的原因导致一败涂地。

因为电动汽车用电量大,所以电池必须要提供足够的电能,结果造成电池体积很大也很重。要进行这样的大型、超重的电池更换,人工操作是不可能的,所以必须仰赖机械手臂,为了要能置放机械手臂,就必须要有大型的停车与电池交换站体空间,这些机械手臂也必须妥善安装以进行精準的置换动作。

在能够开始贩售交换电池的电动车之前,必须要先建置若干电池交换站,还没开门做生意拿到到客人的钱,便要先承租大型场地,研发电池交换专用机械手臂,布建安装机械手臂,购置额外的电池等待「被交换」,这些先期準备不仅消耗许多的人力资源,还必须投入庞大的金额研发及建设基础设施。

另外,Better Place 并没有开发自己的车款,与雷诺合作的车款 Fluence Z.E. 在当时并不是市场的焦点。2012 年电动车技术尚未成熟满足市场的主流需求,客人可能因车的性能不符所需而不买 Fluence Z.E.,只有少数人会只因为「可换电」的概念而买单,在没有使用者的状况下,布建多个高价的换电站区,自然导致现金快速用尽而无法生存。

在 Gogoro 发展机车的电池交换系统时,Better Place 就是必须再三研究之殷鉴,如果不能抓到问题、避免重蹈覆辙,失败是必然的。因为机车没有空调,重量轻,又属于中短距离的交通工具,先天上无需使用大型电池驱动,Gogoro 的电池设计一开始限制每颗不到 10 kg,确保可以人工提起,每辆车两个电池,可以逐一抽取交换,在这个概念下,人工交换电池的换电站单体体积小,可以扩充,可以移置,建造和布建成本相对低廉,目前多布建在加油站、便利超商、量贩店等高流量的零碎用地上。整体而言,是完全避开 Better Place 换电网路的已知问题而研发的能源交换系统。

光有换电系统只是解决了一半的问题,毕竟客人买单的是交通工具,而不仅是一个如何取得能源的概念。仿效 Google 推广 Android 的方式,Gogoro 也必须肩负起打造在这个换电系统上的杀手级应用来证明概念可行,并吸引真正消费者「使用」这个能源网络。Gogoro 1 及 Gogoro S 是「设计师的精品」,从概念、用料、做工、功能上突破一般人对「机车」的传统印象,吸引到不只是对这个产品和议题的关注,更是建立「科技、潮流」品牌形象的必要之作。Gogoro 2 则是「消费者的产品」,因为价格回到主流市场区间,实用性高也延续品牌精神,让更多的一般机车使用者都愿意将 Gogoro 2 放在选购清单里面考虑。无论是 Gogoro 1 或是 Gogoro 2,在性能上都能满足大部分 110-125 汽油机车用户的使用习惯,甚至在加速上因为电动马达的优势,可以稍稍超越一般油车,再加上 IoT 的 DNA,不仅可以透过手机设定、纪录、寻车,还能执行 FOTA,让车子越骑越聪明,Gogoro 1 + Gogoro 2 让传统车厂终于愿意正视电动车「有可能开始」改变机车市场长久以来失衡但举足不前的扭曲发展。

Gogoro 的商业模型,是根据 Better Place 的失败一路仔细推衍而来,这个问题是每一个新投资人的必考题,Gogoro 如果不能妥善回答并以行动和实绩验证解决方案,是无法获得国内外投资机构多轮融资的。

以远低于 Better Place 消耗的资金,更短的研发、製造和布建时间,在两年的实际营业期间,打造目前超过 350 个换电站,拥有超过 20000 个用户,快速累积的电池交换次数、总行驶里程数等可贵大数据资料。若要说 Better Place 过去的失败就是 Gogoro 或换电系统不会成功的原因,我觉得那会是一个没有看懂问题,就贸然出口的误谬答案,我们不该用清朝的剑斩明朝的官啊!

改天有空再来谈谈充电与换电的争议,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相关推荐